回首♛萧瑟♛处

隔着假面的爱(微车)

#人物有部分ooc预警


  他记得他们之间有个约定。

  

  医生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小丑,后面就是延伸向自由的道路。

  她伸出双臂。

  

  “没关系,我陪你。”

  

  “唔!”

  看着无光的夜空,艾米丽的眼睛噙着泪,猝不及防的小喘让身上的这个男人更加发狠。

  就这样放肆的在一片空地上做这种事,哪怕是自称贞节高尚的艾米丽竟也已经不在意了。

  这是第几次了…

  她凑过头,想要得到一个吻,而那个小丑总是沉着脸撇开头,加紧攻势。

  

  没有爱意。

  

  后来庄园里来了一个新的求生者,她是一个舞者,动作轻盈,艾米丽并不怎么在意这些,她所在意的只有输赢。

  真的吗?

  

  裘克把她挂在绞刑架上,发出尖厉虚伪的笑声,眼神却依旧冷漠似剑,而艾米丽竟觉得有一丝侥幸,最起码她 知道这个男人真正的样子。

  

  但她看到了最不该看到的。

  那个曾在她面前傲人的小丑这次竟跪在了那个舞女的面前,任由那个女孩摘下那张面皮,眼神温柔的像是露出了水。

  

  那是……裘克的爱。

  是艾米丽得不到的。

  

  风吹散了艾米丽的头发,发丝挡住了艾米丽的眼睛,在一片血色的月景下,她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裘克送玛格丽莎走了出去,然后目送她离开,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

  那么的温柔。

  

  月色偏离了艾米丽,黑暗席卷了她,她的眼神灰暗,没有光明,裘克慢慢走向她,继续看着她,现在整个地图只剩下了他们。

  到时间了。

  窒息的痛苦席卷出来,她无力的乱蹬着然后失去意识。

  

  现在的庄园,

  只有裘克一个人抱着艾米丽的残影,

  默默亲吻着。

  

  在那之后,艾米丽再也没有留下过,而裘克也开始愈发残暴。

  每到吃饭的时候,艾米丽就可以听到求生者们的议论,他们每次遇到裘克就没有赢过 。

  除了玛格丽莎。

  这让她愈发的害怕裘克。

  为什么……会是害怕。

  

  

  这次她被从地窖边缘凶狠的拽了回来,胳膊仿佛脱臼了,动不了,她的头发被拖的散乱,衣服也被磨出了洞,她咬咬牙死命的挣扎着,一挣扎下来就往地窖那里跑,最后,她被摁倒在哪里,衣服被撕开,被直接进入。

  全身上下都是撕裂般的疼痛,她哭着接受着这残暴的对待。

  如果现在她是玛格丽莎,也许得到的会是一个小心而又温柔的亲吻。

  她是一个医生,却治不好自己,也救不了现在的自己。

  男人啃咬这艾米丽的后颈,发了狠的抚摸着她,在医生痛苦的呻吟声中将种子种在了她体内。

  

  “你答应过会陪着我。”

  “你不能后悔。”

  

  艾米丽无力的趴在那,眼泪无声的掉,她抽泣着,她还能怎么做,她能做什么。

  沦为这个男人的泄欲工具,然后一辈子得不到他一个温柔的笑。

  连嘴唇都触碰不到。

  她只觉得心越来越痛,却又不敢大声的哭。

  她又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初衷。

  她想有个自己的家。

  她还想要个自己的家,双眼变得无神,她终是狠了狠心颤颤巍巍的对着后面整理衣服的男人说出了声。

  

  “放我走地窖,不论你要多少次,我都给你。”

  

  新的约定。

  为了这些,她可以不择手段。

  但那个男人的表情愈发复杂,眼神中不为人所察觉的闪过一丝心痛。

  

  医生向来关心自己的身体。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 艾米丽跌坐在床上,她想起了那些被自己亲手摘取的生命。

  这个孩子……

  她的眼泪被困在眼眶里,坚定的不流出来,她轻轻的抚摸着小腹。

  一定要活着。

  

  “要和我,有一个家吗?”

  终于说了出来,但此时的艾米丽在绞刑架上,而玛格丽莎依旧早已离开,艾玛正在向自己奔跑,但很明显已经赶不上了。

  “不可能……”

  依旧是冷漠的声音。

  艾米丽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看到裘克真实的面庞时,那张惨白的脸有着一个几近开心的笑容。

  原来他也有对自己笑过啊。

  

  

  新生的婴儿在庄园里毕竟是少见的,艾玛小心的抱着刚刚出世仍在哭闹的婴儿,床上的艾米丽依旧虚弱,但笑的很幸福。

  

  “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啊。”

  房门外,玛尔塔和克利切商量着,奈布在一旁皱紧了眉,良久说道,

  “让艾米丽自己决定吧。”

  

  这局追逐战意外的很长,在一个拐角处,艾米丽突然停了下来,而裘克也疑惑的停住了。

  “裘克,你有……”艾米丽感觉现在说一句话都如此的艰难,“爱过我吗 。”

  羞涩的仿佛还只是个小女孩。

  “你在问什么问题。”

  “很,很傻对吧。”

  这里仿佛不再是决定生死的场地,而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浪漫的英伦大街。

  “能,让我再看一眼吗。”艾米丽凑上去想要撕掉那张面皮,却被制止住了,

  “你到底怎么了?”

  没时间了。

  艾米丽轻轻的踮起脚尖,两人交换了第一个吻,轻柔的仿佛羽毛飘过。

  隔着面具。

  药效渐渐起来,五脏六腑向被搅了一半,血从喉咙上涌,流出了嘴唇。

  无力的倒在裘克的怀里。

  这是另一个约定。

  

  “让那个孩子留下,我可以离开。”

  永远的。

  

  艾米丽颤抖着将手抚上裘克,她突然又害怕了起来。

  如果以后都没人再陪着他了怎么办,一想到裘克一个人待在庄园里的孤独的背影,艾米丽只觉得一阵心痛。

  “以后……多留她来陪你吧。”

  “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

  

  “艾米丽。”

  艾米丽嘴角上扬,这是他第一次喊这个名字。

  裘克不知所措,他现在除了抱紧这个女人别无他法。

  “你还想要跟我有……一个……”

  家……吗。

  手无力的放下,只留下了那个依旧抓着自己逐渐冰冷的身体不放的男人。

  

  从那之后,庄园里只留下了一个孤独的小丑,他脸上的假面摘了下来,那张冷漠的脸不论如何都无法在笑起来。

  

  “等……等等!”

  裘克停下了准备对园丁挥下的电锯,看着艾玛将绑在自己背后的孩子抱到前来。

  “这个……是艾米丽小姐留给你的。”

  裘克楞了愣神,将电锯扔下,染着血的手轻轻的接了过来,婴儿睁开了眼,笑着想要抓裘克的鼻子 。

  裘克本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痛苦的笑了出来,他轻轻抓住了婴儿挥舞的小手,亲吻了一下孩子的额头,爱不释手。

  “长得像他妈妈。”

  “裘克先生。”

  “嗯?”

  “你真的对艾米丽小姐一丝爱意都没有吗?”

  “你觉得,会没有吗?”

  “……”艾玛没了声。

  “我也想和她有一个家,但是,现在的我……”

  已经不是能平静生活的人了 。

  

  “这个,等他长大后交给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丑面具放在婴儿怀里,恋恋不舍的将孩子又递给了艾玛。

  “你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裘克先生,你要做什么?”

  “艾米丽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没过多久,裘克便被发现沉眠在了红教堂艾米丽的墓前,而艾玛则被送出了庄园。

  

  十年后。

  “艾玛阿姨,我父母真的很厉害吗?”

  “当然啊,他们都是我见过的,最杰出的人。”

  “可我父亲到底长什么样啊,这里明明就只有妈妈的照片。”

  “或许,等你能够带上那个面具就能看到了呢。”

  “可那个还是太大了啦。”

  “那就等着咯。”

  

  

  

  


【佣空】《牵 同 殇》第四章

  鬼压床了吗?
  感觉的身体上方沉重的压力,奈布艰难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个黑黝黝的枪口。
  “玛尔塔……”反应迅速,双手马上想要去夺枪,却发现右手被布锁在了床头柜上。
  “你到底是谁,奈布,”玛尔塔将枪口抵在奈布额头上,“你究竟……是不是,叛徒。”
  “这个地方不存在叛徒,”奈布话刚说完就感觉到了头上的枪口又将他往下压了压。
  “亲爱的,你这样的玩法我可受不了……”奈布嘀咕着。
  “那你为什么不让救人……”玛尔塔眉头皱的更紧了。
  就因为这个?
  奈布无奈,却看见了更加认真的眼神。
  “或许……啊,克利切你怎么来了。”
  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
  玛尔塔一振,把枪离远了些,却突然被奈布一把夺了枪,他的右手挣脱了。
  奈布将玛尔塔压在床上,开始索吻,他一点一点的侵入她的唇舌,挑逗着她,玛尔塔挣扎着,却被完全治住。
  手逐渐向下,奈布的手顺着大腿滑进了裙子里,唇也离开了玛尔塔,带出了一点银丝。
  “奈布,放开我!”玛尔塔试着挣脱开,“你疯了吗?”
  “如果你真想让我停下我会停下的亲爱的……”奈布埋进玛尔塔的脖颈,轻轻的吮着,吸出了一个又一个火红的印子。
  “说啊……”奈布又微微抬头,看着玛尔塔的表情,她的脸通红,眼睛里有的是害怕和……一丝丝期待。
  “你从不坦然面对自己。”
  奈布一笑,将自己的披风脱掉,露出了结实的身体,左手开始不规矩的附上玛尔塔的上身,脱下了玛尔塔紧凑的制服,露出了里面的衬衣,暴露的感觉让玛尔塔退了退,却被奈布抓了回来。
  “别怕,玛尔塔……”奈布挽住玛尔塔的腰把她拉了起来,一边吻她一边解掉她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素白色的内衣。
  “等等……奈布,唔!”玛尔塔轻颤了起来,奈布冰凉的手伸进衬衣摸索到了里衣的扣子,但他没有解开,而是轻抚着玛尔塔的背部,右手顺势解开了裙子的腰带。
  奈布停了停,看到了紧闭双眼全身发抖的玛尔塔,他将玛尔塔眼角的泪擦干吻了吻她的脸颊,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我或许该停下了,玛尔塔,看看你这害怕的样子……”奈布揉搓着玛尔塔得手,让玛尔塔靠着自己。
  “没有关系,”
  玛尔塔看了看奈布压抑情欲的脸,翻身又骑在了奈布身上,手生疏的划过奈布的嘴唇,附了上去。
  又是一个深吻,奈布彻底的被吸引住了,他开始撕扯起玛尔塔的衣服,不断亲吻着她,最后在进入的时候,他又一次的安抚着玛尔塔,吮着她的眼泪,听着身下人的呻吟声。
  “玛尔塔,我爱你。”
  
  “你不准备起床吗,萨贝达夫人?”奈布将水放在了床头柜上,将玛尔塔的衣服悉数拾了起来,“今天我要去参加新一场游戏,不送送我?”
  床上没有声音,玛尔塔只是将手伸出被子,示意奈布把衣服给她,而奈布则悄悄的把被子一掀,进了被窝,从背后抱着差点被吓得叫出来的玛尔塔,吻着她的后颈。
  “我不会死的,你也一样。”
  奈布的声音让玛尔塔安静下来。
  “那你这次小心。”玛尔塔小声的嘀咕着,“别死的太惨……”
  “这才一晚上,你就准备当寡妇?”奈布捏了捏玛尔塔的脸,又抓住了玛尔塔得手,将一个泛着光的戒指套在了她的中指上。
  “这是母亲留给我的,收好它玛尔塔。”
  话毕,奈布便离开了,只留下玛尔塔看着那个并不漂亮的戒指发呆。
  “真是一个不浪漫的男人。”
  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个不浪漫的女人。

【佣空】《牵 同 殇》第二章

  “谢谢你,奈布。”伍兹道了谢就尽快离开了,而奈布则也是点了点头,简洁的回应,也转身离开了门厅,往自己的房间走,却看到玛尔塔从自己房内出来。
  “玛尔塔,你去做什么?”奈布拉住匆匆走过的玛尔塔有些疑惑。
  “没……没什么。”玛尔塔撇过头,不理会他,抽出胳膊往楼下走去,留下疑惑的奈布。
  奈布躺在床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衣架上的红色披风,最后站了起来,将披风披到了身上,往窗外望去。
  嘭!嘭!
  两声枪响从院子里传来,而有枪的人只有…
  “玛尔塔!”奈布直接从二楼翻身下去,最后一使劲冲到了院子中央。
  玛尔莎棕色的军服在视野中一闪而过,奈布又是一个钢铁冲刺冲到玛尔莎面前,玛尔塔一惊枪口对准了奈布。
  “玛尔塔。”
  “抱歉,奈布。”看清来人,玛尔塔收起了枪,而奈布则戏谑的笑笑,说道:“出来练习枪法?”
  
  “不关你的事。”玛尔塔冰冷的语调对奈布已经没了杀伤力……
  “看好了。”奈布不理会她,顺手抽出了枪,对着天空的乌鸦顺手就是两枪,乌鸦应声掉到地上。
  “只可惜游戏时不让使用真枪实弹。”奈布可惜的玩弄着玛尔塔枪,却突然被玛尔塔拽过了领子对上玛尔塔放大的脸。
  “教我。”
  
  这个姿势会不会不太妙?
  奈布看着几乎贴在自己身上的玛尔塔,左手握着玛尔塔的胳膊纠正姿势,另一只手则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悬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玛尔塔则仍然看着前方,眼神镇静,奈布看着她出了神,问道:“你出去想干什么?”
  “作为一个空军,”玛尔塔回答简洁,“当然是在空中遨游了。”
  “那为什么你明明是个空军……却仍然梦想在空中遨游呢?”奈布憋住笑,尽量让自己问的严肃些。
  “其实……”玛尔塔抽出胳膊,放在身旁,声音低落,“我只是个小小的空军地勤。”
  “……”奈布怔怔的没有说话,他看着玛尔塔失落的表情,却不准备安慰她,来到这个庄园的人,谁不是有着隐藏的故事?他终于明白了玛尔塔在他刚到庄园时对他说的话。
  “奈布,我只是希望自己完成这个梦想,可现在我却有可能活不到明天,所以我现在的梦想反倒只有一个了。”
  “离开这里。”奈布声音干哑,回答了玛尔塔的话。
  “我们会离开这吗?”玛尔塔突然说了一句令人发寒的话,几近没有希望。
  她用了“我们”。
  “会的……玛尔塔,我们会离开这的。”
  奈布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发颤。

【佣空】《牵 同 殇》第一章

  这里就是那封信里所指的庄园。
  奈布低头整饰了一下衣服,这是一件深绿色的披风,帽子很大,足以遮住他一半的脸,他将左手放在腰侧的刀柄上,右手缓缓推开了门。
  雇佣兵的习惯……
  “你好,先生。”
  这是奈布自来到这个庄园,听到的第一个活人的声音,声音来源于一个身着制服的女子。
  “你好。”简短的话语。
  “看样子您是新的求生者,我叫玛尔塔,以后请多关照。”女子说话带着一成不变的腔调,就像在完成什么任务一样,再看看她身边的枪袋。
  “看得出来你也是个军人,玛尔塔女士。”奈布笑了笑,将手从刀柄上松开,走向玛尔塔。
  “看得出来先生你也是,请问你的名字,”玛尔塔话毕顿了顿,“当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毕竟来到这的人都有秘密。”
  “那你的秘密又是什么呢,玛尔塔小姐?”奈布戏谑的笑了笑,看到玛尔塔复杂的表情,继续说,“抱歉,多问了,我叫奈布,是一名雇佣兵。”
  “走吧……”仍是僵硬的语调,“我带你去卧室。”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那样见死不救。”玛尔塔站在会客厅冷冷的对奈布说着。
  
  几小时前。
  “可恶……”奈布看着不远处的红色光点,律师被挂上钩子了。
  那么唯一没事的只有自己了。奈布咬咬牙,看着正在破译的密码机,只要再过一分钟,门就能打开了。
  战场上保着命才是最重要的。咬咬牙,奈布回头不再去看钩子,最终再回到庄园后看到了静待结果的玛尔塔。
  
  “在战场上,生命是最根本的,”奈布没有回避什么,“如果连命都没了,我们又怎么赢得最后的胜利。”
  “那么我又为什么会站在这,萨贝达先生。”玛尔塔的语气仍然听不出多少波动,“我不应该死在游戏里了吗?”
  “那是另一回事了,玛尔塔小姐。”奈布耸了耸肩,“你为了救你的队友把命给搭进去,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沉默。
  “那么你现在胜利了吗?”玛尔塔终于开口说了话,她转身朝屋里走去,“你仍然失败,奈布。”
  失败吗……跌坐在楼梯上,陷入沉思。
  
  “所以你为什么会在这?”奈布有些头疼。
  “放心好了,我不会是你的累赘,”玛尔塔说着,“我只是想看看你答应我的是否做到了。”
  “所以这就是你和瑟维换了的原因?”奈布哭笑不得,“玛尔塔小姐……不得不说,你真是个过于固执的人。”
  
  墙被推倒 这是个很好的狙击点。
  “你有几发信号弹?”奈布蹲在墙后看着玛尔塔,玛尔塔额头渗出冷汗,小声说道:“一发。”
  奈布看了看视野中红色的方向,伍兹的时间不多了。
  “只有一次机会,玛尔塔,我和伍兹就都交给你了。”奈布平静的说道。
  玛尔塔却急了,
  “我要打偏了的话……”她差点喊出声来,却被奈布捂住了嘴堵住了剩下的话。
  “玛尔塔,听好了,作为一个军人在战场上不能退缩。”
  手伸了回去,玛尔塔深呼吸一下,点了点头,奈布则笑着右手扶上了墙,示意玛尔塔做好准备,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处刑架面前放下伍兹。
  伍兹被勒的缓不过气,一旁的裘克也愣过了神举起火箭筒就想砍下去。
  “玛尔塔!”奈布大喊。
  裘克又一愣,紧接着一团红雾就扑面而来,再回过神时,已经渺无人烟。
  “啧,一群老鼠……”裘克无奈的咬牙。

关于各cp之间ky的问题

如果诸位认为自己所吃的cp是好的,那么在你的内心那自然是最好的。
但别人可不这么想。
在其他cp下刷自己喜爱的cp只会引发众怒,给自己招黑。
一些在其他群里ky的人一般都有最好的底牌,很简单,网络世界,虚拟世界,
你不知道我,我不知道你,我骂了你们,你们又能怎么样。
诸如此类的心态,哪怕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心态而只是将他们的这些行为归结为一种——正义心理。
我为我的cp出了头,我为和自己一样喜欢这个cp的人出了头,我是好的,你们不喜欢这个cp的都是坏的。
还有,一些类似于友情向的视频,只要作者没有标出他所喜欢的cp而你偏偏刷了,那么就请原谅我说的太过直白
你不配喜欢那对给别人内心带来美好的东西。
别给你的cp到处招黑,除非你对cp的喜欢是假的,那么如果因为你去招了黑被别人骂了,那么,你也就活该咯。

【佣空】一个小预告

佣空这对我是看了很久的别的太太的文的,但一直自己没动笔写,不过其实自己一直在写段子,只是剧情之间的过渡段没打出来罢了。
这次的佣空就是从初识到最后并肩作战再到……
你们猜吧
我这人一向写虐文,一甜就烂尾,拿最近的例子,黄祭的那篇《悲爱》,似乎从头到尾就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这篇文我准备起名叫《牵.同.殇》
共分为三篇,七月十一日晚上八点第一篇我会放出来

【黄祭】悲爱(下)

晚了几分钟,还请原谅,然后就是准备出双军组的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评论,多多关注。

正文
  自从上次,菲欧娜再没见过哈斯塔,她每次坐在游戏开始时的废旧餐桌旁,都会下意识的去望,去看看在那无尽的深黑处是否会再次出现哈斯塔那空洞的声音。
  但每次都被迫放弃了。
  
  因为每当自己被砍了的时候,对方都不是那个人,他不会再来找自己了,菲欧娜的内心有一丝安慰,但更多的是悲伤……
 
  
  “我可听了你的,没放那小姑娘的血。”红蝶拿着扇子遮着自己的半张脸,她的眼睛漆黑,没有神采,说话也如冰块一样,寒冷平淡。
  “都已经被拒绝掉了,何必再那样照顾她。”瓦尔莱塔的声音尖锐,她从上方的吊灯上下来,通红的眼珠子盯着哈斯塔。
  “这可不算照顾,”杰克端坐在椅子上,优雅的晃着手里红茶,“你是在减缓她的死亡,为了你和她的下一次见面……对吧?”
  “准确的说是,最后一次……”
  哈斯塔斗篷里的一个个眼睛发出渗人的红光,他的声音再一次发出了回响,“她阻碍了孤前进的道路,如果不将她拿去,孤将永远不能翻身。”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的决议……
  人类跟恶魔不可能在一起,更何况对方还如此厌恶自己。
  那么就让强者将弱者的生命拿去,最起码的……
  让自己亲手杀了她。
  “你会后悔的,”冷冷的声音,红蝶淡淡道,“你会如同我一样……不,你会比我还要痛苦。”
  “我一直痛苦着。”
  “我觉得红蝶说的没错,哈斯……”杰克抬头看到突然消失的哈斯塔,一阵无奈,“又这样吗……”
  
  再次回到熟悉的窗边,哈斯塔屏住气息,看着里面正在梳发的菲欧娜,她身上的伤痕增多了,但最多的是胳膊上的,她的双眼没有了之前的神采,更多的是凉意。
  他几乎天天来看她。
  他也清楚这个时光在慢慢消减,他很快就不会在看见她,他会继续一个人走下接下来的漫长的日子,他将一个人前往没有纷扰的地方,一个人去往没有世俗丑恶的净土,
  一个人。
  多么可怕的字眼。
  他要亲手杀了她……他的…他的……
  哈斯塔静静地看着菲欧娜,她梳妆的样子很美,虽然那两个角挡住了大多的秀发,但仍然有如瀑布般的长发掉下。
  他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忽然想用自己杀了无数生灵得手去为她辫一股漂亮的头发,只要他愿意,他什么都可以给她编出来,
  只要她愿意……
  哈斯塔忍住了这股冲动,他看着菲欧娜再次拿起了门之钥,向门外走去,她去参加游戏了……
  
  时间到了……
  
  哈斯塔明白,这个时光已经戛然而止了。
  
  
  “我听红蝶说了,”裘克看见哈斯塔进了游戏的大厅,便起身让座并顺便给了他一把匕首,
  “刺心脏,死的快些。”
  裘克话毕便离开了,哈斯塔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在一眨眼,便已经站在了医院的门口。
  那个小木屋格外扎眼。
  
  鬼使神差的往那边走去,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紫色身影,她在不停的触电,且一次都没离开过那,这个距离应该有心跳了 
    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那个娇小的人儿不停触电。
  她就那么想被发现吗,哈斯塔召唤出来一个触手,就在菲欧娜身边,而菲欧娜就那样站在那,怔怔的看着触手,嘴角露出了怪异的微笑。
  “哈斯塔……”轻声地念叨着,然后接受了来自监管者的第一次攻击。
  还不是时候……看到菲欧娜的伤口在接受一次攻击后几乎全数裂开,哈斯塔竟没在下手去打第二下,而是离开了那间屋子,没在感觉到心跳,菲欧娜躁动了起来,她往木屋外跑去,她想在亲眼看看他。
  很快,两个人被挂上了绞刑架,遭到了淘汰,找不到哈斯塔的菲欧娜只能站在那,头顶盘旋这宣告死亡的乌鸦。
  哈斯塔很快找到了她,她就站在那,和以前一样在吸引他过去,可这次不一样……
  哈斯塔再次召唤触手,菲欧娜也再站不起来了。
  “汝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知道你想杀我,我猜到了……”菲欧娜的伤痕渗出血,将皮肤染湿,她仍然笑着,“因为我会阻碍到你,我听玛尔塔说了,她也是猜的。”
  就像是日常的打趣,而哈斯塔握着匕首的手在不断颤抖。
  触手将菲欧娜卷起来送到哈斯塔面前,两个人就这样面对着面,哈斯塔的匕首发出寒光,可菲欧娜却反常的连颤抖都不颤一下。
  “事到如今,汝已经无人可救了,去找你那所谓的神吧。”哈斯塔得手举起匕首就要刺过去,可是却在菲欧娜的心口停了下来,他下不去手。
  “哈斯塔……”温柔的声音,可菲欧娜却将哈斯塔的匕首狠狠地推进了自己的心口窝里……
  鲜血喷薄…
  “菲欧娜!”
  哈斯塔吓得抱住了女孩,顾不得手上的血,
  “恶魔,也是会哭的啊……”菲欧娜的声音就像一个羽毛一样轻。
  哈斯塔的十几个眼睛里流出了血液,那是恶魔的泪水。
  菲欧娜趴在哈斯塔的肩上,轻拍着哈斯塔的肩膀,
  “哈斯塔别哭了……你很快就能自由了,”
  永远的逃离内心里,我的束缚。
  “很快就没人敢再说你是章鱼了……”
  更没人说你是臭章鱼了。
  
  “孤的错……”哈斯塔突然明白了红蝶的话,这种痛苦,他根本承受不了,如果下一秒他就不能再碰到她了,那他……
  可这是真的,真的再也碰不到了。
  他无法再看见她了。
  
  菲欧娜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个画面,在一片废墟后,一张张墓碑后,来到了庄园里,在之后持续到今日的……
  竟都是哈斯塔的脸!
  可如果去了那里就再也看不见了啊,
  “哈斯塔……”女孩哭了出来,她的手颤颤巍巍的想要摸上哈斯塔的脸,可哈斯塔却怔在了那里,
  “哈斯塔,”菲欧娜大声喘着最后几口气,“我爱你。”
  哈斯塔愣愣的站在那,抱着浑身是血的女孩,
  我爱你啊……
  倒是给点回应啊……
  “臭章鱼……臭……章鱼……臭……章”
  还没说完,女孩得手垂了下来,再也抬不上去了。
  
  她想过和他在一起,两个人去宁静的没有纷扰的地方生活,可是,一个有着永恒生命的他和一个拥有短暂生命的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永远分别,但没关系,如果现在死在他手上,他就能永远记着自己了,而且是自己年轻时的样子,菲欧娜一想到这就会笑,可马上就开始哭,哭的伤心,哭的绝望,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所敬仰的神在把她推向恶魔的时候又一把将她拉回,再也碰不到对方。
  
  “菲欧娜!”
  玛尔塔将信号枪对着如同木人的哈斯塔,她悲伤的喊着朋友的名字,
  “把菲欧娜还回来!你这个混蛋!”
  “滚……”哈斯塔良久才开口,“这是孤的菲欧娜,汝有什么资格带走她。”
  “是你杀了她!”
  “那又怎么样?”哈斯塔突然笑出了声,“她说她爱我的,孤很快就会去陪她,不管怎么样……孤会去陪她的,会去陪她的……”
  可有谁能杀死一个不来自于人世间的东西……
  哈斯塔紧抱着已经冰冷的菲欧娜,手轻碰她的脸颊,温柔的摸着。
  他让空军离开了,而那个空军在最后的眼神却让他难以忘怀,那是带着恨意,却又无奈的表情。
  
  如果可以他希望时间永远停滞,停止在那个自己偷看她的日子里,她不知道,而他则在内心有这一丝丝的窃喜。
  
  
  “哈斯塔先生,”一个声音突然回想在哈斯塔的脑内。
  “庄园主吗……有什么事吗。”
  哈斯塔淡淡回应,
  “我想在先生离开前问问先生的愿望……”
  “愿望吗?”看看怀里的人,哈斯塔继续说着,“我想听她天天骂我臭章鱼。”
  很傻,但很满足。
  但现在也永远听不到了。
  “祝您好运,先生。”
  说罢就再没了声音。
  
  
  没过多久,就听见海上的渔夫传来了一段故事,
  一个恶魔守着一座岛,而那座岛只有一座坟,据说那是恶魔最爱的人,谁接近那座坟,谁就会被海浪卷起,而在祈祷神的日子,海浪就会风平浪静,哪怕失事的人也会被送回来。
  
  
  “你觉得哈斯塔可不可怜。”裘克擦试着电锯,问一旁的杰克,而杰克只是摇摇头,相反的红蝶却开了口,
  “他并不可怜,只是爱的太悲哀……”
  悲爱啊……

那么到这里悲爱就完结了,对于这篇文我其实是没有打大纲的(毕竟是短篇……)那么黄祭就先告一段落了,不过日后会再来的。

占tag抱歉

关于自己写的那篇黄祭(悲爱)我已经全篇码完,并会在今晚八点放出。
想要艾特的小伙伴们就关注一下我,当然我只是个新手,但写文已经很长时间了。

我打算出的cp有
裘医(主),黄祭(主),杰园(现在不大吃),欺诈(主),鹿盲,前械,摄蝶,军人组(主✘2)
预计之后出双军组,
总之以上

悲爱(上)

总之就是感觉哈斯塔和菲欧娜肯定是属于那种,一个是恶魔之类的然后另一个是那种绝对信仰神,却是那种厌恶时间的存在,所以在我的文里,这对是不会有糖的,所以被虐到了不要来找我……走也

正文
  哈斯塔总是恨着那些无聊的教徒,就例如那个奇怪的祭司,明明年纪很小,却就喜欢说着“神”“神明”……
  然后厌恶着自己,一个魔鬼。
  
  
  简直就是冤家般的存在,每次游戏只要菲欧娜和哈斯塔遇上,哈斯塔就几乎没有赢过。
  但今天菲欧娜似乎状态不大好。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神是不会原谅你的!”
  哈斯塔愈发的对面前这个不停挣扎的小姑娘无奈,她简直就是一个狂热到无法理喻的神教徒。
  他掐起她的脖子,用自己空洞的斗篷里红色的眼睛盯着她,她更加死命的挣扎了起来。
  “你个臭章鱼,放开我!”
  章鱼……哈斯塔头冒青筋,用的力大了些,将菲欧娜扔了出去,正好撞在了木屋上,留下了渗人的血迹,菲欧娜颤颤着站了起来,却又再一次跌了回去。
  “汝现在马上就要死了,汝的神来救你了?”哈斯塔的声音很空洞,就如他深邃的看不见边缘的斗篷里的一样,他走到菲欧娜面前,看着菲欧娜逐渐没了声息的脸。
  “神不喜欢软弱之人……”
  “无聊,应该感谢孤没把汝从天上扔下来。”哈斯塔往回走了几步,却又马上折返回来,把菲欧娜扛在了肩上,到处闲逛,但虽说是闲逛,菲欧娜头上的血流的越多,他移动的就越快,直到看见不远处的一袭白褂。
  “站住!”哈斯塔喊了一声,但医生哪会管这些,她拼了命的躲他,却被前面突然冒出的触手攻击倒地。
  “救她。”
  话语很简短,哈斯塔把菲欧娜轻放在艾米丽面前,出于仁心,艾米丽快速的拿出急救箱里的东西为菲欧娜包扎。
  没有多长时间血就被止住了,哈斯塔用触手将菲欧娜卷起,并对着艾米丽说:“孤这场游戏已经平了,汝自己走吧。”
  “菲欧娜她……”
  “汝不用管。”哈斯塔带着菲欧娜离开了,留下了还跪坐在那得艾米丽。
  
  他要告诉这个无知的小姑娘是谁救了她!如果不是他她就死在那个木屋旁边了…
  但是也是自己伤害的她不是吗?
  哈斯塔抱过触手里的女孩,他怔怔的站在那里,不远处的医生跟在他们后面,担忧的望着。
  哈斯塔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在这个小姑娘面前证明自己,明明那些信仰神棍的教徒杀掉就好了……为什么不杀她?
  为什么不杀她?
  哈斯塔低头看着此时有着安稳睡颜的菲欧娜,哪怕是昏迷,她的手也死死抓着那个象征神权的门之钥。
  不可理喻。
  哈斯塔感觉自己颤抖了起来,是因为兴奋吗?不是,倒不如说是一种嫉妒,那种由嫉妒而生的恨意。
  人心总是向往美好的东西,那她来到这是因为什么?神,对了,是该死的神。
  那自己又为什么会遇见她?又是那该死的神?
  哈斯塔不愿意去相信,但他很清楚他跟她之间的距离。
  太远了……
  
  
  回身把菲欧娜扔在医生面前,但又马上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不轻点放她?要是摔死了给他打发时间?
  “哈斯塔先生!”
  艾米丽喊住离去的哈斯塔。
  “我替菲欧娜谢谢你。”
  “不,”哈斯塔觉得自己胸口一阵刺痛,“她不会谢孤,死都不会。”
  
  所以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哈斯塔想着事情,到处转悠,毕竟这个庄园的奇怪的魔法挡不住他,
  
  
  看见那个祭司,哈斯塔就那样躲在窗户外,沉默着看着女孩的动作。
  “神……求您告诉我,您到底在哪。”菲欧娜喃喃道,她坐在沙发上,留着无奈的泪水,“带菲欧娜走吧,菲欧娜真的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世间太可怕,那里到处是魔鬼。
  “真的不行吗……”菲欧娜慢慢的走到桌子边抚摸着发着光的门之钥。
  “哪怕是恶魔也……”
  听到这句话哈斯塔的心脏突然猛跳了起来,但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不行,不可以,”菲欧娜再次说道,“臭章鱼就靠不住。”
  哈斯塔彻底忍不住了,他走到阳台上,带来的那一股风直接将窗门打开,被风吹的视野发花,菲欧娜良久才看清了对方的身影,
  “哈斯塔!”
  “孤不是章鱼,”哈斯塔理论着,但他很快就伸出手去抓菲欧娜的胳膊,
  “跟孤走,菲欧娜,汝不必去求那些昏庸的神明!”
  “哈斯塔你疯了吗?放开我!”哈斯塔的手在菲欧娜的胳膊上留下了道道血痕,但菲欧娜就是在使劲的往后退,她在逃开。
  “孤会带汝去没有纷扰的地方,孤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受害。”
  这是怎样的感情……哈斯塔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曾不信这些所谓“美好”的情感,但似乎…似乎他也已经深陷于此。
  “别开玩笑了,”菲欧娜突然哭了出来,“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个地方的。”
  她一直很清楚,极乐之地是不会存在的,但她更清楚的是,她父母一定在那。
  风越来越大,那是哈斯塔的心出现了紊乱,菲欧娜的斗篷被吹了下来,露出了她偏紫的头发,和那一对山羊的角。
  “而且我已经不配去那个地方了……”菲欧娜嘶吼着喊出了这句话,但哈斯塔就是死死的抓着她,他不愿意放开她。
  仿佛这一放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不会再有机会和她……
  哈斯塔再一次愣住了,
  和她……在一起了…吗?
  看着满脸泪痕的菲欧娜,哈斯塔愈发的加大了手里的力气,胳膊上的血顺着哈斯塔得手流了下来,但菲欧娜仍然再往后退!
  “汝就那么恨孤?”手上的力气在减下来,菲欧娜一点一点往后退去,
  “汝就真的放不下那几乎不存在的神?”继续后退,菲欧娜摇着头,她浑身颤抖,直到手握到哈斯塔得手时,菲欧娜仿佛被什么附体般,没再往后,她抬头看着那个非人的恶魔,眼泪又再次哗哗的下落。
  “汝真的那么讨厌魔鬼吗,菲欧娜。”哈斯塔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但马上狂风大作,哈斯塔的声音再次空洞了起来,“孤什么都可以做,哪怕不在作为一个恶魔!”
  
  我连生命都可以放弃。
  
  哈斯塔再次抓紧了菲欧娜的手,菲欧娜只觉得那只手仿佛要断裂般。
  “我不要……”菲欧娜大喊着,
  
  我不要你死。
  
  可惜都太过懦弱……
  “菲欧娜小姐!”玛尔塔的声音响起,她听到了呼喊声和风声,找到了菲欧娜的房间。
  “菲欧娜……”哈斯塔将菲欧娜拉往自己的方向,
  
  “我爱你。”
  
  菲欧娜的眼泪更加快速的流了出来,她闭上眼,轻声说着,
  “对不起……”
  
  我是个骗子。
  感觉到手里的力道消失,菲欧娜不顾一切的跑向窗台,大声的嘶吼着
  
  “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啊……